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鉤沉>

老河啊,峽谷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韓振遠時間:2019-07-04

晉陜峽谷中的黃河有好幾個名字,河,大河,老河,濁河,洪河,當然也叫黃河。我更喜歡的是老河這個名字,因為一提起,會讓人想起它悠久的歷史。


來洛川前,我先去看了壺口瀑布。從山西吉縣乘車,在呂梁山間曲折的盤山公路上繞行,拐過一道彎時,遠遠望見陽光下一泓流水閃出白光,在深色調的峽谷中蜿蜒,那么細小,那么無力,若一根柔弱的線般,時斷時續;又若一條游動的蛇,遍體鱗光,從亂石間緩緩蠕動。問身邊的朋友,那是一條什么河?

朋友說:壺口瀑布旁還能有什么河?老河啊!

我恍然大悟。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把峽谷中這條孱弱的河流與印象中的黃河聯系在一起,更不能與氣勢磅礴的壺口瀑布聯系到一起。黃河怎么可以這樣流淌,這樣流淌的河水又怎么能是黃河?但是,遠處陡立的山勢和眼前的壺口瀑布標志告訴我:那的確是黃河,從兩岸壁立千仞的高崖上瞭望,晉陜峽谷中的黃河就是這樣流淌的。

走到壺口瀑布前,才感受到黃河的力量與氣勢。這是個屬于晉陜峽谷的瀑布,這是數千里黃河中最激昂最能撼動人心的景象。巨大的轟鳴聲中,河水向狹窄的石罅涌來,排山倒海,勢若雷霆萬鈞,驚天動地。看了一會兒,只覺得血脈賁張,一陣陣眩暈。繼續看,瀑布在眼前不斷地變幻,若蛟龍騰躍,若萬馬疾馳,若金蛇狂舞,暴猛激烈,氣勢磅礴。

沿瀑布旁的棧道下去,瀑布就從天空傾瀉下來,仿佛頃刻之間,便會被瀑布帶來的氣場吞噬。定下神來,卻見漫天黃色水霧飛揚,陽光驟然暗淡。正當游客驚呼水霧幻化出一道彩虹之時,我突然大煞風景地想到了盤桓在黃土高原上空的沙塵,想到了呼嘯的西北風,意識到,原來這雄壯激昂的瀑布也屬于黃土高原,是河水與黃土共同醞釀催生的產物。

走上棧道,心情稍稍平靜,朝河對面望去,感覺原來如雷貫耳的黃河竟如此狹窄。對面是陜西宜川縣,河灘上照例站滿慕名而來的游人,仿佛一伸手就能相觸。幾位游人朝瀑布歡呼,在河水的咆哮中,卻見其形,不聞其聲。

蒼黃的陽光下,峽谷中好像溢滿了黃河水,浪濤翻滾,迅猛湍急,用激烈和悲壯將蒼涼的黃土地掰開,又將兩岸的山崖連上。

這才是我心里的黃河,這才是我心里的晉陜大峽谷。

看過壺口瀑布,除了心里更增加幾分對黃河的崇敬之外,不由得產生出疑問,到底是先有晉陜峽谷,才有黃河流過,還是黃河硬生生將黃土高原像一塊頑石般掰開,滌蕩出這樣一條峽谷。李白詩“巨靈咆哮掰兩山,洪波噴流射東海”分明是說,黃河這條巨靈掰開了高原,流向大海,但在我看來,那只是詩人意象,事情恐怕不會這樣簡單。

每一條河流都在峽谷中流淌,每一條峽谷都曾經被河流沖刷。我想起了世界上的幾條著名峽谷和著名河流。美國的科羅拉多峽谷是地質裂變的結果,也是科羅拉多河的杰作;中國的雅魯藏布大峽谷也一樣,首先產生于地質裂變,然后才是雅魯藏布江的杰作。也就是說,先由地質裂變產生出一個峽谷,然后再經大江大河精雕細琢,才有了今天風景優美的一條條大峽谷,而這一雕琢過程,何止千百萬年。黃河與晉陜峽谷也應該是這樣。

與世界上其他大江大河相比,只有黃河對晉陜峽谷的雕琢代價巨大,過程慘烈。從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北麓發源后,黃河一路穿山越嶺,匯集百川,經過黃土高原迎面攔擋,不得不拐出一個大彎,在黃土高原留下的縫隙中左沖右突,穿過野狐峽、龍羊峽、劉家峽、紅山峽、鹽鍋峽、青銅峽等20多個峽谷。一道道峽谷如同一道道關口,黃河如同一位披堅執銳英氣勃勃的將軍,虎虎生威,過關斬將,先來到相對平緩的河套,造出一大片平原后,一扭身來到了他一路上遭遇最慘烈的地方——晉陜大峽谷。

從晉蒙交界處的托克托,到山西風陵渡與陜西潼關之間的黃河大橋,共850多公里,屬黃河中游,按照水利專用術語,這一段被稱為北干流。其中,托克托至禹門口一段被稱為大北干流,禹門口至風陵渡一段被稱為小北干流。在大北干流的725公里行程中,黃河一直在狹窄逼仄的峽谷中盤繞流淌。兩岸壁立千仞、萬山聳峙,西岸,鋪陳著陜北高原一道道滄桑的溝壑;東岸,肅立著晉西北高原一座座殘破的山嶺。站在岸邊往下俯視,黃河就像用刀刻在谷底的一條細線,兩岸的崖壁則若銅墻鐵壁一般堅挺。黃河即使把自己狂放成一條奔騰的巨龍,也只能無奈而暴躁地在峽谷中涌動。

從人類未知的洪荒時期,黃河就與這條峽谷開始了漫長的廝斗,其慘烈程度,遠比我們現在看到的更猛。戰國尸佼《尸子》一書記載:“古者,龍門未開,呂梁未發,河出于孟門之上,大溢橫流,無有丘阜高陵,盡皆滅之,名曰鴻水。”《尚書·堯典》中說:“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若所述真實,這次大水已漫上山岡丘陵,舉目望去,山川大地一片汪洋,處處澤國。這些洪水的最終去處,自然是晉陜峽谷,匯成浩渺無際洶涌奔騰的黃河之水。

在黃河與峽谷的較量中,深受其害的是居住在兩岸的人類,按今天的說法就是晉陜兩地的百姓。而當時的晉陜百姓面對這樣的大水也無能為力,只能寄希望于英雄和神靈,于是,大禹出現了,劈開孟門、鑿開石門、破開龍門,晉陜峽谷才真正貫通,黃河才真正安分守己。于是,河伯出現了,每當河水狂躁之時,兩岸的廟宇里便香炷高燃,青煙繚繞。


黃河一開始流入晉陜峽谷時,峽谷也許并不像現在這樣深邃,河水也許不像現在這樣窄仄。按照現在的行政區劃,晉陜兩省在這一段黃河沿岸共有7市22縣,其中河西岸的陜西省有:榆林市的府谷、神木、佳縣、吳堡、綏德、清澗;延安市的延川、延長、宜川;渭南市的韓城。河東岸的山西省有:忻州市的偏關、河曲、保德;呂梁市的興縣、臨縣、柳林、石樓;臨汾市的永和、大寧、吉縣、鄉寧;運城市的河津。這些沿河縣中,有五個縣的縣城原本就在河邊,山西有河曲、保德;陜西有府谷、佳縣、吳堡。還有些大的集鎮也建在河邊,如山西著名的磧口鎮,陜西神木縣的馬鎮鎮。這些年,我多次從山西這邊河谷中的沿黃公路隔河眺望建在高崖之上的府谷、吳堡、佳縣縣城,只見高崖之上,房屋鱗次櫛比、高低錯落。心里便想,當年居住在這里的人們是怎樣解決吃水問題的,莫非是從黃河里汲水,但是那么高的崖,那么長的坡,要費多大勁才能把一桶水提上去?

著名學者史念海老先生回答了我的問題。

1976年,史先生考察晉陜峽谷時,府谷舊縣城臨河一條長長的坡道引起了老先生注意。根據史先生的觀察,這條坡道顯然不是一次性建成,而是隨著河水不斷往下延伸。他想,府谷縣城位于高原,城中缺水,須由黃河汲引。當府谷城初建時,取水的坡道不長,還感受不到困難。取水坡道一再向下延伸,取水就成了艱巨任務。后來府谷縣城的遷徙,不能與此無關。

據此,史先生得出結論:顯然是河水的下切使河谷更為深邃。

原來如此。黃河、峽谷、黃土高原之間并不是朋友、情侶,也并非溫情脈脈、耳鬢廝磨,而是殘酷暴烈、血肉橫飛的仇敵。迅猛銳利的河水,不光劈開了黃土高原,還切深了晉陜峽谷,而高原、峽谷也毫不示弱,千萬年的廝殺下來,一面是慘不忍睹的殘破,一面是令人心悸的渾黃,結果是兩敗俱傷。

河水到底把峽谷切割得有多深?我曾在山西這邊的河曲縣大大見識過一回。

一個凄風蕭瑟的日子里,我和朋友來到了河曲縣一個叫彌佛洞的地方。鉆過一道石洞,深深的河谷驟然出現在面前。這里是真正的河岸,我們站立的地方是在河岸半壁開鑿出的一條棧道,窄窄的,寬不過二尺。朝上望,怪石猙獰,好像懸在頭頂;朝下望,河水幽幽,如臨深淵,足足有五六十米深。河水在腳底下流淌,兩面石質的河岸高聳,對面的高原仿佛伸手可觸。再朝頭頂望,我和朋友都被河水感動了。上面堅硬的巖石上,印著一道道細密的紋理,那該是黃河水經年累月沖刷切割的痕跡。看上去,那些紋理輕盈流暢,好像隨手畫上去的。

細看,整個崖壁像一本疊起的書,那一道道水痕就是厚重的書頁,不用打開就能看到黃河悠久的歷史。又像一道道年輪,清楚地記載著黃河水沖刷的痕跡。

沒想到河水會如此堅韌,不停地沖刷,不斷地切割,河谷在一點點加深,河岸在一點點增高。不知過了多少年,經歷過多少驚濤駭浪,終于有了這險峻奇絕的河岸和驚悚幽深的河谷。

磧口是我去過多次的地方。傳說中,這里河流異常湍急,河道格外兇險。然而,如今站在河邊看,河水卻平靜得帶出幾分慈祥,讓人難以相信這就是船工們談磧色變的地方。磧口鎮過去是個商埠,古老的明清民居聞名天下,若走進磧口,還會有一個響亮的名字不斷縈繞耳旁,那就是“黃河畫廊”。這是個五彩繽紛的名字,讓人自然聯想到一幅幅美麗畫卷。細打聽才知道,原來這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畫廊,而是黃河的杰作。

從磧口上游十多公里外乘船下行,只見兩岸崖壁怪石嶙峋,水紋與巖石千變萬化,組成各種圖案,或若山之秀,或若水之奇;或若浮雕,或若版畫;或抽象,或朦朧,令人目不睱接,豈是哪一位畫家奇思妙想能畫得出。這些都是河水沖刷與侵蝕的結果,是地地道道的自然天成、鬼斧神工。畫面高可十余米,全部由堅硬的巖石組成,黃河水硬是用千萬年時間,日日夜夜不斷雕琢,畫出了這偉大神奇的畫卷。而在河水不斷描繪這幅畫卷的過程中,河道不斷下切,越來越深,與下游大同磧的落差越來越小,這就是為什么如今磧口河段水面平靜兇險不在的原因。如果再細看還會發現,舊日的古河道如今已經演變成為大同磧西側的山體,最高下切達幾十米。河對面的陜西省吳堡縣丁家灣鄉拐上村原來離河岸并不遠,如今已高高地懸于崖嶺之上。其實與磧口一樣的黃河畫廊,我在黃河兩岸曾見過許多,如陜西清澗縣與山西柳林縣三交鎮之間的河岸,山西河津市與陜西韓城市之間的河岸,都有這種河水沖刷侵蝕出的奇觀,當然,無一例外,那里的河道都下切得很深。

黃河水千萬年流淌,不斷滌蕩沖刷,河谷越沖越深,兩岸越沖越蒼涼,黃土高原才有了幽深曲折的晉陜峽谷,大河兩岸才有了狼藉破碎的禿峁殘梁,而人呢,被肆虐的河水越沖越無奈,越沖越畏懼,終于匍匐在大河旁一次次揖拜。數千年來,河中大水奔流,兩岸香煙氤氳,洪濤煙靄匯為一體,共同組成了中華民族心里的黃河。


這一段,還是黃河支流最多的地方。光知名的河流山西這邊有漪嵐河、蔚汾河、湫水河、三川河、屈產河;陜西那邊有窟野河、無定河、延河、禿尾河、佳蘆河、烏龍河、清澗河。這么多河流涌入峽谷,給黃河增加水量的同時,也將大量泥沙帶入黃河。加上無數從山溝里流出的溪水,每到暴雨來臨,千溝萬壑中的洪水挾裹著泥沙也會一起往峽谷里涌,有時甚至“水頭形同壁立,水流為之不暢”,令人望而生畏。為區別高原上大小河流與黃河的不同,這里的黃河就有了兩個俗名:大河、老河。

從老河邊走過,只見溝壑縱橫,山河相望,不時可見兩河交匯。

黃河就在身邊流淌,蒼涼的黃土高原若一位失魂落魄的漢子般,任憑洪水將泥沙、大石挾入匆忙南去的河流,只能不動聲色,冷眼觀看。每一條支流入河處,都有一片沙石灘,也就是峽谷兩邊人所說的磧。磧口鎮旁的大同磧就是由黃河與湫水河交匯產生的著名磧灘,又叫“二磧”。比它更著名的磧是壺口瀑布,又稱“一磧”。常在這段黃河行船的艄公有句口頭語:“上有天橋子,下有磧流子。”天橋子指的是陜北府谷與晉西保德之間的天橋峽,磧流子指的就是壺口瀑布。有人作過統計:從天橋峽至禹門口,500多公里的河道,共有灘磧67處,其實若算上所有溝口的灘磧,又何止這些。因為在晉陜峽谷里,兩旁有多少條溝壑通到黃河,就會有多少磧灘。

灘磧是游人的風景,卻是船家的災難,也是山體被沖刷遺留在大河里的骨骸。所有的灘磧上都激流涌動,石大若牛,暗礁遍布。那些石頭本來應該嵌于山崖上,埋在黃土里,是山的一部分。某一日,狂暴的雨水把它連同泥土一起沖進更加狂暴的老河里。激流沖走了泥土,只留下了沖不動的巨石。

兩岸山高坡陡,落差甚大,雨水從山坡傾瀉匯集在一起,聚勢而下,其瘋狂程度甚至超過了暴躁的河水。從河邊經過,經常可以看到溝口處的河灘出現一個秤鉤狀的磧。這是洪水沖進老河后,瞬間回流的結果。只那么一瞬間,便在河中瀟灑出流暢的弧線,雕刻出相互摧殘的印記。回頭再看兩岸疲憊的山崖和殘破的溝口,好像也早已力不能支,露出一副痛苦不堪的神情。

磧口與壺口(也就是二磧與一磧)之間,是黃河千里行程中最艱難的一段,也是挾泥沙最多的一段,同時也是進入黃河的支流最多最集中的一段。短短不到一百公里,陜西一面有無定河、清澗河、延河、汾川河、仕望河、鹿兒川河、白水川河;山西一面有湫水河、三川河、屈產河。每至雨季,這么多的河流挾泥帶沙,一起沖進黃河,給黃河增加水量的同時,也將泥沙帶進黃河。這一段地形復雜,晉陜峽谷盤繞曲折,黃河擇路而行,流過大同磧險灘后,先在山西石樓與陜西清澗縣之間轉了個幾乎三百六十度的C型大彎,接著又在陜西延川縣與山西永和縣之間旋轉出兩道彎,呈S形彎,當地稱“乾坤灣”。

曾在黃河進入晉陜峽谷不遠處的老牛灣游覽過黃河風景,那里的大河兩岸雖然也是高崖壁立,河水卻并不渾濁,至河灣處,甚至有點清澈碧藍的意思。到河曲縣的娘娘灘,河水才在峽谷中行進了幾十公里,就已現出渾濁相;過了天橋峽大壩,雖然經過大壩的澄清,再往下至興縣的黑峪口,河水卻濁浪滾滾了。而到這里,黃河在晉陜峽谷中才走了一半路程。古籍中說:“河水一石,其泥六斗。”民諺說,“一瓢河水半瓢沙”,“一石河水六斗沙”。黃河因此有了個不太好聽的名字“濁河”,而這濁河里的泥沙,大部分都來自于晉陜峽谷。

黃河在這一段受盡了高原與峽谷的折磨,高原與峽谷也在這一段受盡了黃河的蹂躪,結果是黃河流經短短的725公里晉陜峽谷后,由青藏高原融化的清澈雪水變成一河渾黃的濁流,而黃土高原則變得千瘡百孔、支離破碎,成為世界上水土流失最厲害的地方。

正因為有了如此深邃曲折的河谷和險峻奇絕的河岸,再加上被雨水沖刷得支離破碎的溝壑梁峁,生活在大河兩岸干旱土地上的百姓才出現眼望大河奔流,卻無水可用的窘境。晉陜兩省沿晉陜峽谷22縣,在農耕社會都是最貧困的地方,黃河沿岸有諺語說“有福人生在州城府縣,受苦人生在黃河兩岸”,正是這種情形的真實寫照。每到大旱之年,大地流火,生靈焦渴,梁峁上莊稼枯萎,往往顆粒無收,有時連飲用水也不能保障。兩岸饑民奔走,餓殍遍野。在中國古代社會,這一帶階級矛盾最慘烈,出現饑民、流民、刁民、暴民最多,揭竿而起、暴發農民起義最多,仿佛黃河沿岸百姓頭顱后面帶著與生俱來的反骨。

平常的日子,地處峽谷兩岸的百姓面對黃河,更多的是無奈。

在黃河岸畔的一個村子旁,我再次看到了一副見怪不怪的圖景:一位老人銀髯飄拂,神色安詳,平靜地坐在村頭的一塊石磨盤上。他的身后,黃河水在幽深的峽谷中浩蕩奔流,激起一陣陣波瀾。眼前,是他祖祖輩輩生活的村莊,一座座破敗的房屋錯落崖頭,寧靜中彌漫出一種凄冷衰落的氣息。我們從村里了解到,為了解決人畜飲水問題,村民們不得不鑿出一眼眼旱井收集雨水,卻眼睜睜看著眼皮子底下的黃河水奔流到海。那一刻,老人正望著遠處蒼涼干燥的黃土塬。上面焦渴的莊稼已經開始曲卷打扭,幾位農人正在無望地勞作。從老人的眼神里,我讀出了無奈,多少悟出李白為什么會生發“黃河之水天上來”的感嘆。老人、峽谷、黃河、黃土塬像幾個不相干的人,除了經年累月的對視,剩下的可能只有相互折磨。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海王捕鱼机设置 2019074期双色球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香港极速报码软件 广东时时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cmd体育官网 北京赛车pk搜狐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app 飞艇一天几点到几点开奖 新时时彩倍投技巧 世界杯足球什 河南省快赢481走势图 新时时倍偷计算 腾讯麻将好友房作弊器 一分赛走势图 快乐赛车彩票合法吗